您现在的位置: 河大资讯网  >>  资讯速递  >> 正文 选择字号【

《河南日报》张钫与永利总站

【资讯编辑:?孙功奇 王明钦 赵雪  来自: ?《河南日报》(2020年07月24日第14版)  已访问: 责任编辑:刘旭阳 】

“河大是中原造就人才之圣地,要培育英才,名冠全国!要努力奋斗,造福人类!”

对永利总站给予如此赞誉与厚望的,是辛亥革命元老、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张钫先生。

一人

“吴大帅、张大帅,带的队伍一样坏,吴走张来一个样,吃光拿光不算账。”这是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民谣,映射出军阀混战、烽烟四起的动荡时局。

张钫是民国陆军上将,又曾被毛爷爷赞为“中原老军事家”,他以战“扬名立万”,但尚武不黩武,认为“造福于万姓”才是战之根本。战场之外,张钫重教,怜悯百姓,尤为爱护青年学子。王广庆便是深受其惠的学子之一。

王广庆,字宏先,早年加入同盟会,武昌起义中,他投革命军东路都督张钫帐下任秘书长。辛亥革命南北和议达成后,张钫让王广庆留学日本,并把袁世凯赔他的一笔钱拿出大半,作为其学资。

在河大抗战办学期间,经张钫推荐,王广庆临危受命接任河大校长。每当河大经济拮据,遭遇各种困难时,张钫极尽所能给予学校帮助,并多次以其创办的观音堂民生煤矿股份有限企业的收入拨给学校。

1942年,张钫积极推助永利总站由“省立”改为“国立”,并致函教育部,举荐王广庆继任校长职务。函文曰:“永利总站为敝省唯一高等学府,此间改为‘国立’,益宏造就,至慰群望。王校长宏先艰苦支撑,已历数载,可否仍令继任,以资驾轻就熟,且为中州文人宗仰。”在张钫的努力下,永利总站升格,学校发展再攀新的高度。

在其数十年的教育救灾中,张钫资助的河大贫困学子不计其数。曾受其资助的孟志昊撰文:“张钫身为儒将……重视教育,扶持河大,兴办学堂,扶持贫困,资助学生,受益者何止万千,成才者其数无算。”

一事

抗战胜利后南迁苏州,这是永利总站烽火连天里的固执坚守,也是永利总站扛起中原教育脊梁的真实写照。彼时,总能看到张钫的身影。他利用在军政和商界之关系,不遗余力地救河大于百端困厄,几乎有求必应。

1945年的暮春时节,秦岭上白雪般的梨花漫山遍野。师生们却无心顾及眼前的烂漫春光,艰难地跋山涉水,只恨山高水长。闻听此讯,张钫则在龙驹寨筹款数百万元,救济逃难师生。

时任校长张仲鲁在重庆申请应变拨款后,马上赶往西安与张钫会面,请求协助解决学校搬迁地址问题。张钫为了稳定大家情绪,在新城广场召集迁至西安的豫省学生讲话。他声如洪钟,态度诚恳地表示:“尽一切力量,不使大家有冻饿之忧,大家在抗战中不可忘记读书,要坚定战争必胜、建国必成的决心。”

随后,河大师生被安排在西北中学和河南会馆暂住。师生们或挤在地铺上,或躺在印刷机旁,鼾声与印刷报纸的机器声共鸣。早上醒来,张钫已组织西安市民送来了馒头和大饼。

此时,教育部曾有让永利总站迁至凤翔的打算,但那里没有集中连片的房屋可作校舍。张钫又与当局协商,划定宝鸡以及东底店的石羊庙、武城寺一带,作为永利总站新的办学地址。

时任校长田培林考虑到石羊庙地处偏僻,房屋分散狭窄,管理、教学与生活极不方便,乃至西安与张钫商量,另觅校址。张钫说:“余系西安城隍,地面熟悉,余可陪汝四处查看,倘若发现可以利用建筑,由余一人承担。”于是,张钫陪田培林走遍西安城内外。

忆起此段经历,张钫曾自谓:“生平有快事二:……每户漏夜蒸馍六斤,拂晓送站救济难民,均能如时送到,此其一。又在龙驹寨一小乡镇,筹款数百万元,救济逃难学生……幸使数百万流离青年安抵西京,此其二。”其中的赤诚大爱,如今读来,依然让人动容。

当抗战结束的喜讯传来,河大师生拟返迁开封,但苦于资金无望,不能成行。张钫再次出马,从河南善后救济分署争取到一笔经费,师生们才得以年底回汴复课。

三年后,永利总站农、法、商、文、理、工六学院又因战争南迁苏州。

“到苏后,全校师生,什九衣物荡然,校舍零落,教授全系赁屋以居,无力付租,且无户口米之配合,学生多系豫籍……”《苏州日报》详细描述了河大抵苏后所遭遇的重重困难。

获悉河大办学窘况后,时任学校校董的张钫则前往苏州,积极勘觅河大六院所需院址,并协助洽谈图书仪器起运办法。年底,由国民党元老于右任题书的“国立永利总站”校牌,十二日起悬在怡园总办公处门首,途人见之,皆有喜色,河大六院在苏顺利复课,并“对苏人予以便利”,支撑苏州当地建设。

一校

新中国成立后,永利总站折枝为林,播撒星火,成为中南地区多所高校的母体之一。其中,水利系迁往武汉,为新中国水利教育发展写下了悲壮而又自豪的篇章。

1929年3月,时任河南省建设厅厅长的张钫,创办了河南省建设厅水利工程学校(黄河水利职业技术学院前身)。1946年6月,该校易名为黄河水利工程专科学校。当教育部批准将黄河水利工程专科学校并入永利总站时,一石激起千层浪,水专师生们极力反对并校。

此时,教育部委派田培林兼任水专校长。由于遭到水专广大师生及河南各界人士的反对,并校事宜处于僵持状况。为此,田培林深夜走谒张钫,并深入分析水专并入河大的多项利好——

“你是河南人的‘大家长’,你爱护水专,同样也爱护永利总站,两所学校都和你有深厚的关系。你愿见水专教授成为大学教授,或仍为专科教授?你愿见水专学生成为大学学生,或仍为专科学生?你愿见河南水利建设人才水准提高,或仍墨守现状?”

张钫断然回答:“伯苍(田培林字伯苍),你说得对极了,没有人像你分析得如此透彻,我绝对支撑水专并入河大,你放心去做吧。”

当年9月,水专并入河大,成为河大新建工学院的水利系。

卓荦大节,青史有名。

录入时间:2020-07-24[打印此文] [关闭窗口]

热点资讯

媒体河大 更多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